【听我们的故事】全文大结局免费阅读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17 来源:本站 点击:

  叶清歌拿着化验单兴冲冲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她的电话先响了,她接通,舅舅的声音传来,“清歌,你和慕站北还好吧?”

  挂了电话叶清歌给慕站北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好半天才接通:“我很忙,没有什么事情就别打电话打搅我!就这样!”

  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叶清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头已经没有声音了,她握着化验单,满腔的热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结婚三年慕站北对她一直很温柔,可是最近态度变得太快,不但冷冰冰的,连接她电话都不耐烦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慕站北变化这样大?

  看见夏小乔这个小三的女儿叶清歌皱了下眉头,脸上带了厌恶的神色,声音也冷了三分,“别乱叫,我妈只生了我一个!”

  这话出口叶清歌才发现她的肚子有些圆滚滚的,夏小乔对慕站北的心思可是非常明显的,没有结婚之前就天天想方设法的勾搭,叶清歌冷笑一声:“你脑子没有病吧?”

  夏小乔对着叶清歌举起一张检查单,看清楚检查单上熟悉的龙飞凤舞的字迹,叶清歌脸色一下子变了,这签字怎么会是慕站北的?

  “四个月前的晚上我和姐夫在一起了,姐夫好勇猛,折腾了我一夜,那天晚上后我就怀孕了!”夏小乔笑得那个得意:“姐夫很喜欢这个孩子,让我生下来,我生下来你就可以让位了!”

  “**!”叶清歌气得浑身发抖,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应景般的,夏小乔突然往地上一倒,“哎哟,我的肚子!”

  在门口等了一会,有脚步声过来了,是婆婆林玉珍,看见她林玉珍眼露凶光,“怎么回事?小乔好好的为什么会进急救室?”

  “**,你这个不下蛋的鸡!自己不能生也不让旁人生吗?”林玉珍一个嘴巴扇过来,林玉珍一直都不喜欢她,下手极重,很快叶清歌的脸就肿了起来。

  心中一阵绝望,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叶清歌要晕过去了,偏偏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走出来说夏小乔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

  醒过来的时候满眼的白色,她试着坐起来,浑身疼得难受,刚靠在床头喘口气,门被推开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

  叶清歌的手在抖,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慕站北会给自己离婚协议,她没有看离婚协议,只是把目光看向律师:“让慕站北来见我!让他亲自和我说!”

  “很忙,没有空?”叶清歌笑了一声,什么时候她和慕站北之间竟然漠然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连见他一面都不能了?

  律师的态度不容置疑,嫁给慕站北三年,他身旁的人谁不对她恭恭敬敬的,现在这个律师的态度却是冷硬冰冷,很显然的确是慕站北的意思。

  叶清歌拿起离婚协议,目光扫到财产分割那一栏,所有财产都是慕站北婚前所有,不在分割之列后,眼睛瞬间酸涩起来。

  他曾说过她是他的全部,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她的,可是只有短短三年,恩爱成空,慕站北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了吗?

  所以她这个不会下蛋的鸡也应该让位了不是吗?心里苦涩到极致,叶清歌没有再看下去,抬起目光看向一直盯着他的律师,“给我笔吧!”

  律师打开公文包拿出笔递给叶清歌,在叶清歌接过笔的时候又加一句,“慕总说了,他为你买的所有首饰都不能带走一丝一毫!”

  叶清歌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好一会都没有移动,就在律师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她缓缓开口:“好!”

  医院停车场停着一辆奢华的阿斯顿马丁,车窗打开,露出一张颠倒众生俊美绝伦的脸,律师疾走几步到车前,声音恭恭敬敬的:“慕总,夫人签了!”

  律师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心里有些打鼓,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说不出来,男人深邃的目光移过律师看向黑沉沉的夜空,好一会后吐出两个字,“走吧!”

  今天晚上盛世集团在这里举办酒会,邀请了南城的商业大佬出席,记者们也闻风而动跟着来这里蹲点抢头条。

  秦子非身着一袭白色西装,脸上带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下车,另外一边超模露露穿着露肩晚礼服美艳绝伦的下车,秦子非伸手挽住露露的手,大方的面对媒体拍摄。

  前面秦子非挽着露露的手已经到了酒店门口,她加快脚步跟上,刚走到大门口,身后的记者发出惊呼声:“慕站北!慕站北也来了!”

  慕站北三个字让叶清歌条件反射般的回头,一辆奢华尊贵的阿斯顿马丁缓缓的停在了酒店正大门前,保安恭敬的上前拉开车门。

  在电梯门要关上的瞬间她伸出手搬开了电梯门,看着她跟进来秦子非冷笑一声:“叶助理你好像很喜欢吓人?”

  电梯到十八楼停下,秦子非搂住露露的腰走出电梯,叶清歌抱着公文包快步跟上,走到大厅门口,秦子非转过头:“去休息室等着我,记住随传随到,要是我找不到你人,这个月奖金减半!”

  另外一边电梯叮咚停下,慕站北和夏小乔走出电梯,一眼扫到走廊一头休息室门口推门的叶清歌,慕站北身形一顿,是她?

  见慕站北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走廊那头,跟着他的夏小乔目光跟着看过去,那边空空如已,什么都没有,她愣一下:“站北,你看什么?”

  叶清歌在休息室等了一个多小时,肚子饿得咕咕叫,秦子非这个变态的家伙,他温香软玉在怀,喝着美酒吃着高级自助餐,却让她这个助理在这边饿肚子,真是一个黑心的资本家!

  心里腹诽着秦子非的电话过来了:“去大厅自己找点东西吃,记住我的话,别乱跑,别乱走,别乱看!吃完马上滚回休息室等着我!”

  取了一杯果汁,挑选了一盘吃的,叶清歌准备找个地方坐下开吃,还没有找到地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帮我端些吃的过来!”

  侯婷婷看见叶清歌也愣了一下,她看着叶清歌穿着上班的工作服,想当然的把她当作了服务员,这一对上眼发现竟然是叶清歌吓一跳。

  叶清歌没有理睬她,端着吃的准备擦肩而过,侯婷婷愣神瞬间马上反应过来,很快又拦住了叶清歌:“你竟然在这里做服务员?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当然了,叶清歌你从前不是那么嚣张的吗?啧啧啧,现在竟然落到做服务员的地步了,哎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就是你吧?赶紧的,给我准备吃的!”

  叶清歌看着侯婷婷那副样子就绝对恶心,和侯婷婷这样得小人争口舌,拉低自己的智商,她移过侯婷婷就走。

  “你竟然敢骂我?”侯婷婷气得跳起来,从前因为叶清歌是慕站北的老婆,慕站北又当宝贝一样护着她不敢怎么样,现在可不一样,没有慕站北她就是一个低贱的服务员,想弄死她和弄死一只蚂蚁一样没有区别。

  虽然过去了三年,但是她这样旧事重提还是让叶清歌觉得心痛难忍,不想把自己的伤疤揭开给人看,她掉头就走。

  侯婷婷看见夏小乔出现明显的胆气足了许多,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叶清歌用力一推,叶清歌手里的果汁一下子倾倒出了,淋了自己一身,侯婷婷身上也沾了一点,她怪叫一声,“哎哟,你怎么做事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里都是得色,叶清歌看得分明,侯婷婷这是把自己当服务员了,想污蔑她好炒她鱿鱼。

  叶清歌眸色一冷,要是从前的叶清歌肯定一个嘴巴扇过去了,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那个被慕站北捧在手心里的慕夫人了,她压住心头的怒气,侧身就走。

  见叶清歌竟然不反抗,侯婷婷和夏小乔对视一眼,猛地伸手一把抓住叶清歌的头发,手里端着的红酒杯对准她的脖子浇下。

  一杯红酒顺着她的脖子淋下,冰冷的红酒湿透了叶清歌的衣服,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侯婷婷还把她的身子推到了夏小乔身旁,夏小乔手一抖一杯酒兜头对着她的脸浇下。

  侯婷婷和夏小乔是一路人,既然今天这样对付她,看样子是不能善终了,她也是有脾气的,侯婷婷用的招式和当初夏小乔的一模一样,她们这是打算继续污蔑她了,既然横竖她们都要她做那个恶人,那她还客气什么?

  没有想到她都这样了竟然敢动手,侯婷婷发出一声惊叫,叶清歌喜欢吃辣,盘子里装的都是辛辣食物,汤汁顺着侯婷婷的头发往下流,很快流进眼睛里,那滋味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叶清歌也不管侯婷婷的惨叫,一个嘴巴扇在夏小乔脸上,夏小乔完全傻眼了,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清歌会这样彪悍,脸上火辣辣的,叶清歌随手扣过去的盘子里汤汁四下飞溅,她昂贵晚礼服上都是汤汁,这晚礼服可是名家设计的,心疼死她了。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