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媒体中心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4-12 来源:本站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独立媒体中心(Indymedia Center 简称IMC),也称独立媒体,是—个集体运行的媒介网络,为用激进、精确、热情讲述真理的作品提供通道。它起源在反全球化示威者在1999年世界和仍然紧密地与全球正义运动 ,它批评新自由主义及其相关机构的联系。独立媒体使用了一个开放的出版和媒体的民主进程,任何人可以作出贡献。独立媒体作为政府和企业之外的另类媒体 ,力求成为方便市民能够出版尽可能直接的媒介。

  独立媒体中心是在独立媒体中心中,没有庞大的机构,没有主编,任何一个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媒体,他们个人撰写的新闻报道和个人拍摄到的新闻图片和录像向一个专门网站自由汇集。换言之,这是独立新闻与反全球化运动的结合,并且以一种“全球化”的样式出现(可即时接纳来自全世界的独立报道)。他们的反全球化报道在全世界获得了热烈反响,并催生了世界各地的类似网站。

  最早的召唤可能是来自墨西哥反抗军查巴司特(Zapatista)的领导马可仕(Marcos)从丛林发出的。在 1997 年所一场称为“媒体与民主”会议的录像带中,他的激昂声明影响了独立媒体的创办者。“当代新闻的世界是一个只存在 VIP 的世界,只有非常重要的人,他们的日常生活才是重要的。结婚、离婚甚至吃饭全部都是新闻,这些都是电影明星和政治人物。但市井小民出现在新闻的时候要么就是他们杀了人,要么就是当他们死了。”

  除了与事实妥协外,马可仕提出了另一种选择:“建立一个展示事实发生,以及世界各角落人民真正关心事情的道路。”

  1999年11月,世界贸易组织第3届部长会议在美国西北海岸的西雅图召开,此次会议的任务是确定全球新一轮多边贸易回合谈判(也称千年回合谈判)的具体议程。

  美国政府之所以选择西雅图作为会议地点,是因为西雅图所在的华盛顿州正是从全球自由贸易中屡屡受益的地区。西雅图就业人口中每3人中就有1人的工作与国际贸易相关,在全世界拥有广大客户的波音公司和微软公司的总部就设在这里。不过,美国西北海岸地区历来也是工会运动及环保运动的重镇,这是美国政府失算的地方。蓄谋已久的声讨WTO、资本主义和美国政府的街头行动迅速遍及整个城市,并且散发出浓厚的后现代狂欢味道。

  当 WTO 会议接近,一群西雅图的行动者开始建构此种“不同的道路”,当地的非营利住宅顾问团体捐助了一块场地作为他们的开始,在这里报导者可以带着他们的文章,影像和广播报导来上传到主要网站。这个中心成为西雅图行动者社群的联合办事处,不像其他之前要与许多通常是愤怒的团体合作,IMC 变成一个活力十足的合作中心。

  在会议期间,参与抗议者达数万人之众,抗议方式包括大规模集会、游行、演讲、祈祷和通过因特网举办专题论坛等等。包括西雅图在内的全球多个地点在会议开始前就已展开各种抵制WTO的行动;各地左翼组织纷纷发表反WTO言论。迫于压力,世贸组织不得不在会议开幕前一天与770个民间组织举行对话,目的是让反对的声音“按程序”表达,让会议安全顺利进行。

  但这是在美国,抗议者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们更愿意在电视的摄像镜头前用口头语言和肢体语言来“表达”,他们的肢体语言包括围攻会议场所、跳摇摆舞、袭击耐克专卖店——因为耐克公司已将绝大部分工厂迁往发展中国家,并且在那里任意雇用童工。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指责抗议者目无法纪,不能代表全体美国人。然而,“美国人反对美国人”在美国已是司空见惯;在多元化的背景下,哪里还能找到“全体美国人”?

  在会场内,世贸组织各成员方也在农业、反倾销、劳工标准等问题上展开了激烈辩论。发展中国家的官方代表普遍反对将劳工标准问题列入WTO议程,认为国际劳工组织(ILO)才是讨论这一问题的合适场所,并坚决反对将劳工标准用于保护主义目的,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低工资比较优势不容强行剥夺;同时,发展中国家还要求发达国家取消对农产品的补贴,以实现“公平的贸易”。西雅国会议最终未就“千年回合”达成协议,反世贸谈判的抗议者为此举行了通宵舞会来庆祝。

  西雅图WTO会场外发生的种种事情表明,全球贸易自由化进程不仅是政府以及官方国际组织的专务,其他非官方组织和任何个人也都有权介入。

  “西雅图战役”推动了全世界各地民众对”全球化之恶”的抵制和对全球公共事务的干预和参与。他们逐渐摆脱旁观音、被动承受者的地位,向全球公共事务中的国家中心主义;官方体制、资本强权发起挑战。

  “西雅图战役”之后,“独立媒体中心”等各种跨国公民网络迅速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全球各地民众更加积极地联合起来,自由发布新闻与言论、自由研讨、自由地联合起来从事抗争活动。经此一役,全球权贵们在每一个地方召开的重要会议,都会引来全球公民社会的“多国部队”在场外的抗争和对峙。独立媒体已然成了一个品牌。从第一个独立媒体的网站开始,独立媒体中心就野火燎原般的扩张,几乎每 11 天就有一个新站。明显地,独立媒体操作的原型已经吸引了全球的行动者,独立媒体中心 不只是报导抗议活动而已,而是成为全球关切社会正义与反全球化议题的每日记录。

  到2002年,共有89个独立媒体网站,覆盖31个国家(外加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 ),2006年1月增长超过150个。独立媒体网站公布的语言,包括英语,西班牙语,德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

  独立媒体网站都有极为类似的地方,称为自由发布(open publishing)系统,这允许任何人用自己的计算机直接张贴文章而无须经过编辑。透过简单的表格,可以轻松的贴上自己的文章,按下“发布”,然后马上可以看到自己的文章出现在网站边栏的头条。

  自由上线(open wire)在首页的右边一栏,首页中间的字段则是保留给从自由发布系统中经过编辑或者读者投票选出的重点文章。 IMC 这个共同体也经营一个全球的网站,从所有地方的网站中挑选内容。开放上稿的亲近性使得 独立媒体中心 成为从巴西到意大利,以色列到洛杉矶都可以回答自己的改革需求和激发草根运动:不要恨媒体,作媒体。(Dont hate the media, be media)

  独立媒体中心遍布全球,但这是一个彻底的非盈利的、松散的、地方自治的联合团体。它的基本原则是开放与互相尊重,从新闻的自由发布,编辑到志愿者之间以及地方、中心之间的关系都在此原则下,按多数意见的直接民主方式进行决策。没有领导人,只有发言人。

  所有的人,无论性别、种族、年纪,在这个团体都绝对地平等。这种平等不仅体现在决议过程中,也在工作酬劳、文化的多样性保护中体现出来。同样的,所有参与者,包括志愿者和新闻发布者,他们的相互关系都遵循此原则。任何等级制度的微小的倾向都被排除。

  因为共同参与集体制,义工们常要被迫面对成员间不同的决定而无法静思关于网站的有效性,编辑政策,资金等问题,一旦被扯进无关事情就只能凭着他们极致的天分来应对。纯粹民主可能混乱,自发性可能变成漫无条理,而绝对的独立可能意味着贫穷。

  纽约独立媒体中心的网站是城中不同行动社群能够知道将发生的事件与抗议活动的地方,警察暴力或者不公平的房屋政策与对于战争的批评轮流在报导中出现。但网站中仍有大批与抗争活动毫无关系的新闻,排挤犹太人的嚣叫,种族歧视的漫画,色情图文一同竞逐自由发布系统的空间。虽然编辑成员可以决定哪篇稿子可以上到主要页面,但自由发布区简直快要没有可用的东西。

  最大的民主导致了各种不同立场之间的严重冲突。许多左翼与右翼团体的意见完全不具有可调和性,绝对平等给独立媒体中心内部带来了巨大的矛盾,使得分散的民众力量很难有组织的集结在一起发挥最大的现实作用。

  独立媒体中心的报导行动者(reporter-activists)相信没有无偏见的新闻。他们批评主流媒体不仅是因为他们想办法维持现状,而是主流媒体企图戴上中立的面具隐瞒偏见。独立媒体中心 的报导者不害怕承认自己的偏见:新闻就要搅乱春水。此种大言不惭的宣称并非与新闻公平和正确原则冲突,许多地方的 独立媒体中心报导者都被建议不要参加自己要报导的事件中。但如果总观的来看,独立媒体中心 的新闻是具争议的,愤怒的,通常缺乏基本新闻学的特性和平衡要求。

  虽然独立媒体中心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有些地区独立媒体中心的主页比CNN的主页有更多的点击率,但是,对于那些控制着电视节目的人来说,这个挑战仍旧软弱无力。全球化的迅猛趋势依旧力量强劲,草根团体缺乏管理的斗争很难和各种政府的强大力量所抗衡。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
上一页:返回列表  下一页:融科资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