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创业在印度:UC月活已达13亿中国经验批量制造十万加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1-29 来源:本站 点击:

  更多情况下,印度广大的人民群众--那些在印度街头奔波的人力车夫,和在路边销售用柠檬自制的饮料的小贩--经过印度潮湿和炎热的天气一天下来的摧残,偷得闲时想拿出手机上网放松一下,心里最大的诉求就是能快点看到页面内容。

  但在印度4G信号稳定性不强的情况下,美国应用们适配全球的交互设计,就成了华而不实的负担。因此,拥有折叠界面、加载的速度最快、所占用的流量也少的UC浏览器自然成为了印度人民上网看内容的首选。这也是UC浏览器目前在印度市场获得1.3亿月活用户,占去了将近一半的市场份额的重要原因。

  印度的一切都与曾经的中国那么地相似:庞大的人口基数,带来巨大的内容消费需求,他们同时也是生机勃勃的内容生产源泉;不断增长的智能手机持有量,以及日臻成熟的移动服务,让如今已达3亿的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还在进一步扩大;还有大量的人才积累及更低的劳动力成本。所有人都相信,印度市场就是下一个蓝海。

  如果用中国的话语体系来形容,Pratibha Saraswat已经是一个UC上的大V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通过在UC上写跟板球相关的内容,已经积累了近65万的粉丝。

  在UC上做自媒体之前,她在Indian News等印度传统纸媒有将近10年的工作经验。对Pratibha Saraswat来说,这是一份理想的工作。因为在这个国度,传统媒体仍然是市场绝对的主要话语权掌握者--无论是从受众规模,还是从它们占有了70%广告投放份额来看。

  而爱跑外场、爱新鲜,也爱写作的Pratibha Saraswat,在拥有强大话语权的传统媒体中,能获得采访各种印度的政客、演员和运动员的机会。何况,在人均年收入不足十万卢比(即一万人民币)的印度,记者这个职业能够给Pratibha Saraswat带来几乎是三倍于人均收入的工资。十年中,Pratibha Saraswat几乎没有过倦怠的时候。

  但27岁时,一场意外给这一切画上了戛然而止的句号。医生告诉她,为了身体着想,她以后不能再从事记者这种在外奔波、每天需要工作至少9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卧床休息的两个月里,相比身体上遭受痛苦,更折磨她的是停下工作所带来的抑郁:我觉得写作就是我的生命,离开写作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为什么一个中国做浏览器的公司要招印度人来创作?真的会有人看吗?在UC上写东西靠谱吗?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接连冒出,但Pratibha Saraswat内心对写作的热爱压倒了一切怀疑。于是,她在UC上开了一个账号Gossip Queen,开始成为了UC We Media板球频道的一名自媒体创作者。

  起步并不顺利。对于印度人民,板球是有如宗教一般存在的运动,传统媒体上并不缺乏对板球的报道,而Pratibha Saraswat最初写的几篇内容都只有个位数的阅读量和评论。稿子还是按她供职于传统媒体时的方法写着,但为什么却不奏效了呢?

  我们这批从印度传统媒体出来的创作者还没有你们中国蹭热点的意识。我们以前经常发通稿,不用动脑筋去想新的角度,像之前有个名人垂危了一个月,每天报纸的版面都是在说他还在dying。

  而在运营编辑的帮助下,Pratibha Saraswat开始逐渐明白,要让自己的内容成功跑出,她必须好好利用新媒体写作所独有的尺度空间。于是,她从更软的角度切入,综合自己阅读的板球运动员的传记和网上的一些资料,来写板球运动员的个人生活和八卦。换言之,她更像在打造一个印度板球版的严肃八卦。

  而随着网感的逐渐建立,加上UC编辑通过流量反馈,帮助她选择更可能成为十万加的角度和标题,Pratibha Saraswat逐渐成为了UC自媒体平台上的头部原创者。或许是受到中国这一套内容运营方法论的启发,在板球比赛期间,她甚至开始举一反三,想到了在UC平台上做文字直播的办法,强力圈了一波粉。

  Pratibha Saraswat的故事只是UC We Media上6.5万个创作者的缩影,和Pratibha Saraswat类似,这些内容创作者大多都是有过在传统媒体供职的经验。但由于各种原因离开后,遇上UC Browser 正从工具向内容平台转型,能够将原有的用户转化为巨大读者基础群的同时,还通过各种办法赋能和扶持她们,教她们蹭热点且帮助她们逐步建立商业模式。除了传统媒体人转型,UC在印度、印尼的自媒体平台还聚集了大学教授、会计师、工厂工人、保安、小贩等,都在这里施展自己的创作才能。

  受制于印度整个内容市场的发展现状,虽然市场上已经零星出现MCN,但更多集中在Youtube创作圈里,图文和短视频领域仍然不在他们的发力范围内。同时,强势的传统媒体和户外广告已经拿走了90%的企业广告投放市场,留给数字媒体市场只有10%。至于国内已经被玩转了的内容电商、知识付费等商业模式仍在萌芽期。

  虽然早就对印度女性社会地位的低下的情况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一行人抵达印度机场,导游叮嘱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女生晚上千万不要出去,就算是几个人结伴也不行。还是让紧张的气氛瞬间就在我们当中弥漫开来。

  五天的行程里,我们逐渐发现,印度社会中的性别歧视表现在方方面面:强奸率、女婴夭折率居高不下,女性只被视作男性的财产,以至于祝你生个女儿在印度成了骂人的话,更别提与男性同等的工作权利及机会了--即便在更发达的都市,在工作日的白天上下班高峰期,我们也很少在新德里的街头上看到女性的行踪。

  印度妇女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就必须辞职回家照顾家里人了。Inna Khosla告诉我们,即便她之前供职过多家印度的知名媒体,后来又在电视台做了超过十年的制片人,但在事业蒸蒸日上和收入都非常可观的情况下,如今拥有一个五个月大的孩子的她,已经无法继续之前每天8到9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也必须忍痛离开打拼了15年的职场,回归家庭。

  一边是未竞的事业,一边是传统的道德和社会规范的控制,让Inna Khosla觉得被捆绑在家里的自己要抑郁了。何况,经济上还要靠家里或者丈夫供养,对于很早就实现经济独立的她来说,更是不能接受的状态。

  但成为UC自媒体平台的写作者把她从困境中解救了出来。成为自媒体人,不存在性别歧视的困扰,工作时间也更加灵活。虽然Inna Khosla还是呆在家工作,但这每天几个小时的写作时光,足以让她从现实缠身的家务活短暂抽离,仿佛置身其他的地方。

  有了UC平台后,我们开始发现有更多女性创作者被我们激励。比如我们现在有女性的创作者是专门写体育的,也有专门写政治的,足以证明某些领域并不是男性的专利。负责国际信息流印度的娱乐分类及女性频道的图文内容运营Kavita Himthani说到。

  虽然Kavita Himthani幸运地出生在一个较为开明的家庭,父母并没有在Kavita Himthani和哥哥之间有明显的偏向性。但在印度社会环境中长大,她亲眼目睹过女性这些年来遭受的安全隐患和性别歧视,非常希望能为女性做些事情。

  同时,Kavita Himthani还通过UC上的活动运营,来进一步加深UC在引领女性议题发展的作用。例如,因对应英雄的英文单词hero而得名的Shero的活动,就是为了挖掘印度正能量的女性的故事,以此鼓励印度女性读者做自己,去追求独立自强的生活。

  Kavita Himthani向我们讲述了其中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因身材肥胖而从小到大都遭受着外界的欺凌的女生,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和美丽,非但没有为了去契合大众审美而减肥,还选择了去参加一个大码女孩的选美比赛,赢得了冠军。这个女生身上拥有我们想向读者传递的精神,希望每个印度女性都有这样的勇气和自信。

  而在为UC工作的过程中,Kavita Himthani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着。她至今仍然讶异于中国同事的回信息速度之迅疾--每次在印度的晚上10点钟发信息给已经是凌晨12点半的中国同事,总是在5分钟之内就能收到回复。

  首先是低价4G手机的诞生。只需要150元人民币,印度人民就可以买到由网络运营商公司Reliance Jio推出的4G功能机Jio Phone,能够用来播放720P的视频,以及使用各种社交软件;

  这一切都让已达3亿的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还在持续高速增长,也使印度成为各种巨头推行全球化中的重要战略要地:先有Facebook和Twitter早早占领了精英阶层用户,后有在9月4日刚刚宣布上线印度语版本的亚马逊,希望以此撬动一个亿的印度用户增量。

  UC也不甘落后。承担着阿里巴巴开拓两印市场的排头兵重任,虽然UC在浏览器时代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浏览器低用户黏性的属性,还有自强大的竞品都让UC不得不居安思危:对浏览器来说,用户切换的成本基本是零。怎样能够帮助企业跟用户之间建立更深的、不只是工具型的用完即走的连接?

  答案是内容。UC认识到,只有通过内容才能跟用户建立更深的连接。何况,在大UC事业群总裁朱顺炎看来,从浏览器往内容生态上做信息流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原来的用户是通过发射一个强信号(搜索),来告诉浏览器自己需要的内容,如今过渡到由机器计算出用户喜好什么,两者内在逻辑是一脉相承的。

  据资料,印度有超过1600种语言和方言。其中有33种使用人数超过百万人,分布在不同的地域。即便是一条河的上下游,都会因为邦不同,而拥有不同的文化和语言。语言的隔离和不统一,将对内容的传播造成一个极大的限制。

  这直接体现在UC的真实业务运营中来:因为对北部的市场环境相对了解,知道40%的北部人民更常使用印地语(Hindi),UC开发的版本能够轻易获得北方市场更高的活跃度。而在更加经济更加发达的南部地区,印度语是最不受欢迎的语言。他们最喜欢自己的本土语言,其次就是英语。UC国际浏览器业务负责人王文祥告诉我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UC已经开发了15种语言版本,还要不断深入到不同的地区,调研当地真实的语言使用情况。

  而解决语言问题之后,如何找到印度人民真正喜爱看的内容,成了第二只拦路虎。UC清楚的认识到,作为外国人,在文化和宗教信仰巨大差异之下,完全照搬国内一套内容创业机制是不合理的,UC急需扶持印度内容创业自己做出自己爱看的内容。

  因此,2015年2月,UC上线一站式板球资讯频道UC Cricket,通过图文和视频等多个方式,将与板球相关的的赛事、球星、历史等多种内容推荐给用户,成为最早在互联网上提供相关内容的平台,一下引爆了UC的用户增长。经过两年的发展,UC板球相关内容增长超过230%--Pratibha Saraswat也是这个时候加入到UC的We Media平台,开始进行与板球相关的内容创作。

  而宝莱坞则是另外一只流量抓手。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宝莱坞女明星怀孕了,在她怀孕的9个月期间,有关她的孩子的性别猜测、九个月里面穿的孕妇装都有哪几套,类似的内容都能登上热门内容的排行榜。

  工作人员解释,在UC的内容编辑的引导下,如今平台上内容创作者也逐渐开始理解了什么是适合在自媒体上传播的角度:传统媒体就会写一些正统的影评,或者告诉你这个电影上映了有哪些卡司之类的。但我们比较关注的是这批宝莱坞明星赚多少钱,他的车库里面都有哪些车,有点写这些宝莱坞的花边新闻的感觉。

  但值得注意的是,受限于整个印度内容市场的创作力和发展水平,UC平台上70%到80%的内容来源都是机构媒体。UC迅速和他们谈好版权后,会将传统媒体的内容转载到UC平台上。而余下的一到两成是则是像Pratibha Saraswat有过专业训练和职业经验的专业自媒体(PGC),会在We Meida的平台上进行写作。

  同时,跨语言文字和种族文化的复杂用户需求,给大数据训练信息流推送所依赖的算法和模型提出了挑战,只能先依靠大量的印度本地资深编辑进行人工审核,再下发至算法,经过一定的时间积累后,才能逐步完善算法机制,实现更准确的内容和需求匹配。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能够在一个新的国家和市场见证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兴起,也足够激动人心:我们坚信这个国家发展会更快,平台型公司就是慢工出细活,越久这个护城河越宽,我们的业务和基础就会越扎实,我们有足够的耐心。UC国际业务部印度、印尼办公室总经理席宇说道。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